文学天地 首页 - 学问生活 - 文学天地
天元企业慕慧散文:故乡的枣树
编辑: | 浏览次数:

国庆长假刚过,陕北的天气渐渐变冷,行走于街头,每当看见新上市的红枣,我便恍惚起来,不由忆起故乡的枣树,爷爷奶奶拣枣的画面浮于脑海,泪水就忍不住流了下来。

黄土高原具体指陕北榆林,就像一只洪荒巨兽,浑身散发出荒凉、干燥和炙热的气息。荒凉其实跟冷关系不大,地域广阔,人烟和植被相对稀少,不热闹,故称之荒凉,是人心境上的一种感受。

在这里有一条河,它润湿了燥气,滋养了黄土地,浇灌了植物,抚育了百姓与牲畜,孕育出一片生机,这就是黄河。九曲黄河万里沙,在黄河陕北高原流域,一河分秦晋,河两岸散落着陕西府谷、神木、佳县和吴堡,山西宝德,临县和柳林。

我的故乡吴堡,拥有最为典型的黄土高原地质地貌。一道道坡坡一道道梁,沟沟坎坎,一年到头下不了几次雨,种植的土地几乎都在山上,不论是耕种、除草、施肥、还是收割、运送,全季的土地都干的冒烟。故而只能种植一些耐旱的作物。

《老子》说万物负阴而抱阳,孤阴不生、独阳不长。天地万物难逃造物的玄奇,于这燥热干旱中一河流过,给两岸带来蓬勃的生机,独有那枣树禀赋了黄河的润泽之恩,成就了陕北黄河望滩枣之美名。

什么是黄河望滩枣?那枣树只要能望见黄河,即是望滩枣。有什么讲究呢?两棵枣树,沟坡之间相距不过数米之遥,味道则天壤之别。难道能望见黄河的枣树吸取了黄河千年的水汽之故?原因不得而知。据我猜测,应是望滩枣站于高处,充分接受阳光照射,同时,高处温差相对较大,一冷一热则锁住了枣中的糖分和营养,故而口感更好。

我老家距吴堡县城15公里,窄窄的土路弯多坡急,有些下坡给人下斜90度的既视感,跟坐了过山车下行一般。小时候走夜路,偶尔遇上下雨,真是一步一个脚印,一步一脚的泥泞。

我的伯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当兵,那是让全村人羡慕的好事。复员分配到了新疆,山高路远,交通不便,很多年也回来不了几趟,我对他的记忆是模糊的。但是爷爷奶奶却不同,每到了深秋枣熟季节,他们蹲坐于地,从成堆的红枣中一个一个的挑拣,每选好一个就用袖子擦一擦几乎不存在的尘土,然后小心翼翼放进旁边的框子里,生怕磕着碰着。看着他们满面皱纹的脸上专注的神情,浑浊的眼睛中洋溢的幸福,佝偻的身躯几乎贴在了地面上,我的泪水顺着面颊无声流了下来。

这幅场景几乎被刻刀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因为每年这个季节都会一再重复放映,不变的是红枣,变化的是爷爷奶奶越发的苍老。这一幕一直持续到爷爷奶奶离世。不知道远在新疆的伯父能否感受到他的父母对他无声的爱,每年枣红时他是否会忆起已远行不再归来的父母。(慕慧)

上一篇:
下一篇: 今夜,秋已入山河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